新医网
new medical network
搜索
新闻详情

“从没有这样热切地想回家”,一名留学生的归国之路

发表时间:2020-06-12 19:09

来源:21新健康


“我儿子只花了1万元,就从美国回到北京了!”正陪着儿子张浩(化名)一起隔离的陈珂(化名)喜不自禁地表示。

几个月来,美国疫情日益严重,回国航班日益紧张,陈珂的心也悬了足足几个月。现在儿子终于成功回国,她可以亲眼看到、亲手摸到儿子,才总算放下心来。“他买了5张机票,只有一张成功出票,但结果是好的就行。”

张浩聊起自己此次回国经历也很激动,“我从来没试过这么热切盼望回家。”几个月来,回国机票一张难求,他和伙伴们24小时轮流盯着航空公司信息;经历过多次核酸检测,还在航班上遭遇了惊魂3分钟……如今成功回国,对比起很多同学的高价回国机票、甚至还有部分至今滞留在美国的同伴,张浩从心底发出感慨:回家真好!

01

为了让儿子能成功买票,她把信用卡额度调到了12万

3月底,为了防控境外疫情输入,中国民航局实施“五个一”政策。所谓“五个一”是:一家航空公司、一个国家、一条航线、一周、一班。在3月29日~4月4日,“五个一”政策实施首周,我国国际航班量减至108班,降幅达85.3%,仅相当于疫情暴发前的1.2%。

除此之外,每家海外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也只能保留1条,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,同时不能超过3月13日的飞行班次。各航空公司还必须向民航局提交预先飞行计划。即5月提交6—7月的飞行计划,6月提交8月的飞行计划。中美航线只剩下中国四大航的一周4班。

“一觉醒来就收到各种私信来问我怎么回国,看新闻后才知道有上述政策,但我当时还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,想着航空公司也不能一直不运营吧,得亏多少钱?”张浩回忆起政策发布之初,自己根本“没感觉”。

但他后来发现,情况并不乐观。

“当时面临几个问题,一个是政策刚发布,直飞机票早就售空,我之前也没有分开买两段航班的经验,如果要五月份回国,得早点研究抢机票策略。”张浩介绍说,他最早买的机票是达美航空的,从纽瓦克飞底特律,再转机回北京。然而受政策影响,这班航班取消了,同时各航空公司也开始取消五月中旬的机票。

张浩这才感受到了“危机”,开始积极做各种“攻略”。他关注了一个微博账号“北美票帝”,每天关注能飞往国内的航班,一个一个看怎样才能转机回国。

4月5号,张浩又买了两张机票,一张从东京转机到浦东,另一张从首尔转机回北京。“当时我对‘每周飞只飞一个航班’还不是很敏感,就按照尚有保留的航线去赌。比如说全日空保留了东京到浦东的一个航班,我就选了一天去赌。”

然而没过几天,这两张票也取消了。张浩有些慌了,意识到回国机票“一票难求”,很可能五月份没法回国了。

4月14号,张浩电话咨询了厦航客服,得知五月份从首尔飞厦门的MF872航班从每周日换到了每周一,但当时还没开售,他决定和几个同学轮流去盯着这个票,一旦放票出来就去抢。张浩负责盯到从上午10点左右盯到凌晨三点。

陈珂说,为了让儿子能成功买票,她把信用卡额度调到了12万。

4月16号,张浩盯完自己的时段就去睡觉了,凌晨五点半,另一个同学兴冲冲地推开他的房门,告诉他已经帮他买好了厦航的机票。睡眼惺忪的张浩还满脸懵圈,好一阵才反应过来,顿时激动不已,困意全无。“我们马上分头通知了和住同一栋楼准备一起回国的小伙伴,整栋楼都热闹起来了。”

厦航的这个航班是属于政策内航班,张浩和同学心里的石头都总算落地了,他们立马又买了5月16日大韩航空的前序航班KE082,先从肯尼迪飞首尔。

一波三折,张浩的回国机票终于搞定了,但很多留学生的回国经历可没那么幸运。

张浩告诉21新健康,他的一些学长学姐因为临近毕业,没买到机票,就去找票贩子,最高有花八九万元人民币的,“幸运一点”的花了四五万。一名在美国东部的留学生也在网上吐槽:“现在回国的机票一张可以卖到十几万,是我父母一年的工资,依然一票难求。对于没有财力和关系进行商务包机的普通留学生来说,现在回国的机票有两种,一种航空公司的普通航班,票价被炒到十几万;另一种是大使馆包机,票价3万左右,但是需要抽签抽中才能买。”

\
张浩(化名)临行前,在肯尼迪机场拍摄等待的人群,受访者供图

02

落地厦门的那一刻,整个飞机里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

买到机票只是回国的第一步,接下来还要“全副武装”赶往机场,通过体温检测。

起飞前几天,张浩他们还遇到了一个小“插曲”。当时纽瓦克突然升温,天气特别热,张浩有天晚上开着窗户睡觉,不小心着凉了,感觉身体发虚,当时就吓得喝了两天热水,他平时从来不喝热水的。

“发烧是冠状病毒感染的症状之一,一旦体温异常,很大概率无法登机。然而这次机票来之不易,万一错过我恐怕就很难回国了。”张浩说当时自己确实吓坏了。

所幸,最后起飞前他感觉良好。

5月16日,张浩穿上防护服,戴着护目镜、口罩、手套,“全副武装”和同学们一起奔向机场。“当天下午两点航班从肯尼迪起飞,我们早上8点出发,9点多就到机场了。”张浩说,周围大部分都是中国留学生。

飞韩国要14个小时,“不知道是穿了防护服还是戴口罩的原因,我感觉这趟旅程格外漫长,有点坐立不安,睡也睡不着。”张浩说。

终于,韩国时间5月17号下午五点多,航班落地了。在空荡荡的航站楼,张浩他们躺在休息室沙发上,虽然疲惫但很兴奋,因为离中国很近了。

第二日中午,他们走到厦航航班的登机口,接受更加严格的身体检查:排队测体温,填写入境申报的二维码,同时做了核酸检测。

“有一个乘客可能本身有点胖,体温一直下不来,只能脱了防护服拿湿巾敷头又扇风,好在最后应该成功上飞机了。”张浩说。

起飞时首尔是雷暴天气,小飞机特别颠簸,甚至上演了“惊魂3分钟”。当时身边的乘客安慰张浩说:“永远相信机长的判断,他既然起飞了就一定能飞。”这也让张浩想起《中国机长》里的片段。

落地厦门的那一刻,整个飞机里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。总算是回国了!

03

一趟国际航班要20多辆救护车待命

比起张浩,21新健康此前报道的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(MSU)访问学者张秒(化名),回国之路就不怎么顺利,至今没有订上回国机票。

6月10日,张秒告诉21新健康,她仍然滞留在美国,已经3个月了。

张秒被取消了三张机票。第一张是达美航空的,直接被取消了;第二次换了海航,结果航班全部取消,目前已经退款;第三次换了日本航空JAL,但因为“五个一”政策,东京到北京的航班也被取消,申请改签也无果。

“据说之后会增加航班,但现在中美还在谈判航权问题,转机机票也很难买。我的心理价位是中转机票在2万元以内,不然又贵又折腾。”张秒说,她现在本着佛系心态看回国情况,但还是希望能顺利买到回国机票,她的签证7月份到期。

张秒说,因为客观原因而被滞留,她内心其实也有点矛盾。“但好多朋友回国后,说看到了航班机组、机场检疫人员和隔离酒店人员的工作,就能理解‘五个一’了,有时一趟国际航班要20多辆救护车待命。”

对于这点,张浩表示,“我没有注意救护车的情况,但机场工作人员确实都穿着防护服,看得让人心疼。”张浩说,当时乘客们一批一批下飞机去做核酸检测,然后去集合点确定隔离酒店,再统一拉到指定酒店入住。

在酒店隔离期间,每天上午九点、下午四点都有工作人员给张浩测体温。酒店给隔离旅客提供早饭,午饭和晚饭可以在酒店点餐也可以点外卖,都由工作人员统一送上楼。

“住酒店的那两周确实很无聊,只能在酒店房间内活动,不让出门,所以我每天只能找同学聊聊天,和家里人多说说话。每天日程就是睡醒了吃早饭,吃完饭测体温,然后发呆学习,思考午餐点啥外卖,一上午就过去了。下午情况也大致如此。”不过虽然无聊,但总算是回国了,张浩还是有盼头的。

5月30号,张浩的隔离期结束,临走前,酒店工作人员确认了他的回国时间和航班信息。张浩说,隔离结束前两天,工作人员还来测了一次核酸和抗体。“看到自己的检测结果都是阴性,就长舒了一口气。”

6月2号,张浩退了房,踏上了回北京的飞机,近半个月的回国之旅终于要画上圆满的句号。“见到爸妈的时候已经快哭出来了,不过我还是忍住了。”

目前,张浩依然在家隔离,但他心里却无比踏实。(朱萍/文)

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