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医网
new medical network
搜索
新闻详情

安贞张春玲:我在武汉协和西院做重症护理

发表时间:2020-04-08 14:12

出品 | 搜狐健康  转自:搜狐网

作者 | 周亦川

编辑 | 袁月

大年初二,北京安贞医院组织医疗队驰援武汉,安贞医院感染科主管护师张春玲没顾上和家人商量马上报了名。作为ICU专科护士,有抗击“非典”的经历,常年感染科的经验,她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。次日,张春玲在医院接过女儿和爱人送来的行李,满怀信心奔赴武汉。

张春玲初四凌晨一点左右到达武汉明德酒店,简单休整后上午开始培训“新冠肺炎”的相关知识和消毒隔离制度,晚上队友们围在一起吃饭,领队贾主任说接收患者以后就不能一起吃饭了,因为我们要避免交叉感染。

当日晚上,张春玲给大家演示穿脱防护服的流程,强调避免感染不只需要防护到位,重要的是脱防护服的时候避免二次污染。从怎样戴帽子口罩开始讲起,怎样穿防护服更利索,怎样戴护目镜更严实,脱衣服时怎样卷才不污染......把在工作中自己摸索出来的窍门一一分享给队友。大家都很认真的学习,但实际操作时还是会有很多疏忽,她就手把手的教,直到每个人都能通过。我们是一个整体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如果有一个人被感染,其他人都很危险,此时此刻保护好自己就是保护战友。

张春玲所在的武汉协和医院西院主要是收治危重患者,虽然经历过“非典”的历练,但想到要进入隔离病房了还是有一些紧张。来到病房,她仔细穿好防护服,原本忐忑的心却突然安定了下来。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使命感,就像战士奔赴战场,进入战场前可能也会紧张,但上了战场一个个都是一往无前、毫不退缩。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,自从穿上这身白衣肩负起一份使命,看到患者焦虑的神情,就发自内心的想去帮助他们,减少他们的痛苦。

张春玲说,病房里的大多数患者面对新冠肺炎都表现出很大的恐惧和不安,脸上总是一副愁苦的表情,看了让人心疼。每次治疗护理的过程中,我都愿意多和他们说说话,因为聊会天会让患者放松一些。她说,我们是北京安贞医院的,你不是孤军奋战,有好多人在关心你帮助你。

有的时候患者会因为一件小事不断的按呼叫器,会因为左右手的血氧相差百分之一而询问是不是有问题,我总是耐心的为他们解释,缓解他们的焦虑,稳定他们的情绪,让他们增强治疗的信心。

病房里的患者表现为缺氧、乏力、全身症状重,有的甚至生活不能自理。每日的工作除了查房、输液、抽血、发药、监测氧疗效果,还担负着打水、送饭、翻身、协助如厕等生活护理。这些工作在平时做起来都不算什么,但是现在穿着厚重的防护服走不了太快,戴着两层口罩憋的厉害,护目镜的雾气让视线模糊,带着三层手套触感不准。做操作时看不见摸不着,只能依靠积累的医学知识和工作经验来完成。在不急的情况下只能耐下心把动作放慢一些,呼吸也放慢一些,这样才能保存体力,更好的照顾患者。

张春玲说,除了日常护理,护理气管插管的患者工作更紧迫,责任更重大,感染的风险也随之增加。有一天夜班,刚刚交接完一位气管插管上呼吸机的患者,接到通知要从其它病区转来一位危重患者。我和搭档赶快准备好呼吸机、监护仪、微量泵,麻醉科医生推着患者一起到了,很快完成了气管插管,接上有创呼吸机,患者的血氧饱和度逐渐上升到百分之九十以上,大家这才踏实下来。我们开始为患者留置胃管、尿管,翻身,清洁皮肤,又铺上干净的护理垫,给房间空气消毒。

坐下来记录,觉得身上凉凉的,才发觉早已经一身汗了。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很难受,但是顾不上这些。护目镜才是最愁人的,刚才的雾气已经变成了水珠,顺着镜片往下流,流下来的水积在底部,只要头移动水就跟着动。就是这样,在与护目镜里水汽的斗争中我锻炼出了一个新技能,操作和写字时都不能太低头,要先找好角度,对准没有雾的一丝缝隙,完成精准的动作。

眼下到武汉一线工作已经一个月多了,很多患者陆续出院。看到他们满脸笑容的离开,张春玲感觉身上的重担轻松了很多。医疗队要战斗到最后,大家说“疫情不散,我们不归”。一个多月以来面对病毒从陌生、紧张,到熟悉、镇定,对于穿脱防护服已经驾轻就熟,对于工作已经得心应手,适应了这种工作状态,也对武汉这个地方投入了更多感情,她的一颦一笑,她的一呼一吸都牵动着我。

张春玲说,感觉自己来支援武汉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,因为我的付出减少那么多患者的痛苦,我感到骄傲和自豪。

这个季节的武汉总是阴雨绵绵,雨后的清晨,笼罩着一层薄雾,打开窗户,深吸一口气,润润的,甜甜的,清新的空气轻柔地飘进我的身体,伴着枝头上小鸟清脆优美的歌声,令人心旷神怡。武大的樱花开了,胜利的曙光也要来了。


分享到: